公司凝聚了素质高、技能强、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产业新闻 >
产业新闻
“打歌”类综艺能否驱动音乐市场新增长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1-04 15:14 浏览量:

  随着年底临近,各卫视及视频网站自制的音乐综艺节目开始陆续收官。相较往年,几大卫视音乐综艺节目收视率纷纷下滑。与此相对应的则是主打新人偶像制造的《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等网络综艺节目快速崛起,尤其是最近,以“打歌”为主题的《中国音乐公告牌》等新型音乐综艺节目陆续开播,谋求为中国音乐市场提供新的增长点,成为行业关注的焦点。

  随着国内文化娱乐产业的快速发展,无论是传统电视平台,还是网络视频平台,在打造音乐综艺节目时都热衷于推出音乐新星,这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音乐人才的繁荣。不过,在业界看来,如何为新人拓展更好的上升渠道,如何对其作品进行推广,一直是国内音乐生态亟待加强的一环。

  爱奇艺副总裁姜滨直言:“我们在做《偶像练习生》节目时发现,有的音乐人,甚至一些头部音乐人,在新作品面世之后,一年下来可能也就表演一两次,没有更多的舞台给他们机会。”

  反观音乐产业较为成熟的日本、韩国等国,新人歌手都有着成熟的推广平台,其中最为音乐界看重的就是打歌节目。他们带着自己的最新音乐作品在节目中现场演唱,争夺冠军。如韩国三大公共电视台KBS的《音乐银行》、SBS的《人气歌谣》、MBC的《Show音乐中心》等音乐综艺节目,凭借较高的收视率和对音乐权威的综合考量,已然成为韩国流行音乐的风向标。

  近两年,《明日之子》《创造101》《偶像练习生》等音乐综艺节目的热播,极大地推动了国内音乐市场的发展,也为打歌节目进入中国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正是基于对国内音乐市场现状的考量,我们联合Billboard China推出了《中国音乐公告牌》这一‘打歌’模式的音乐综艺节目,希望能够为音乐人提供一个放大其作品价值的推广平台。”姜滨说。

  相较日韩成熟的打歌节目机制,在国内,不管是歌手还是观众,对于打歌节目形式都较为陌生。为了让歌手及观众更好地适应这一模式,《中国音乐公告牌》制作方在节目中加入了真人秀的元素,并为观众打造了演唱会般的视听体验。

  在节目制作方看来,真人秀的加入,可以迅速拉近观众与音乐人的距离,让观众直观感受到音乐人完整的音乐创作过程。不过,有网友在《中国音乐公告牌》首期播出后,因真人秀比例过高吐槽节目本末倒置。对此,节目方很快做出了调整,将重心放回舞台呈现上。

  目前,《中国音乐公告牌》已经上线期,节目中既有从《偶像练习生》出道的蔡徐坤等偶像歌手,也有鲜少露面的小众音乐人,比如牛奶咖啡、阿肆等。面对类型多元的歌手群体,节目制作方累计为观众呈现了40多个形式各异的打歌舞台,通过吊屏、升降屏、灯阵、地屏、投影、激光等视觉呈现载体,以及升降、旋转机械进行运动、组合,为歌手打造出极具视觉冲击力和想象力的舞台场景效果。

  实际上,追求舞台呈现的艺术化效果是近期音乐综艺节目的共通之处。如刚刚收官的《幻乐之城》,就创新地将音乐通过电影化方式呈现在综艺节目中。对此,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陆地认为,节目的多艺术形式融合尝试使其更具综合性。“节目看着既像电影又像戏剧,里面又有音乐节目,还有明星娱乐剧情,多种艺术呈现的作品尝试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据国际唱片业协会统计,2017年,中国录制音乐市场的收入增长是35.3%,首次跻身全球前十位。然而,市场增长更多表现在存量版权内容的价格大幅增长上,新人新作的市场贡献仍然有限。

  在《中国音乐公告牌》播出后,腾讯、优酷等平台随即陆续推出或即将推出打歌类音乐综艺节目。有乐评人认为,该类节目的涌现,令音乐借由视频获得更多传播、创造更多价值,音乐市场将不再以消费存量老歌为主,而是能够创造出更大的增量空间,中国音乐市场将会因此找到一个新的增长点。

  尽管怀着以打歌节目推广新人新作,进而推动音乐产业发展的初衷,不过,国内近几年在音乐创作环节的萎靡成为打歌节目不得不面临的窘境——新人新作能否及时接续节目需求?

  对此,姜滨坦言:“中国音乐市场的生产量确实没有那么大。”但是,通过节目打造的具有权威性的歌曲榜单以及具有吸引力的舞台,“会让国内的音乐人、大众逐渐对打歌模式形成认可与重视,更多地参与其中”。

  据介绍,《中国音乐公告牌》将所有音乐人的作品放在同一个竞争平台,结合Billboard China、网易云音乐、新浪微博以及百度等多个平台的数据,根据“视听传播指数”“社交互动指数”“舞台热播指数”和“用户喜爱指数”四个维度的数据联合评估,以保障音乐榜单的公平公正。

  业界认为,越来越多的平台以及投资方加入打歌类音乐节目的制作中,将为国内歌手提供更多推广渠道,进而助力华语乐坛恢复创作的活力。(于 帆)

  当日,第八届中国哈尔滨国际组合冰雕比赛在哈尔滨冰雪大世界进行第三天的比赛。 新华社记者王松摄1月2日,选手在哈尔滨冰雪大世界内制作冰雕。 新华社记者 王建威摄1月2日,选手在哈尔滨冰雪大世界内制作冰雕。

  “天气常如二三月,花枝不断四时春。”有着春城美誉的昆明,一年四季花开不断。进入冬季以来,昆明街头的冬樱花相继盛放,如云似霞、浪漫诗意,其中红塔西路道路两侧的数百株冬樱花争相绽放,花团锦簇、绚丽多姿,连成了一条粉色的“浪漫花街”。

  新年伊始,全球各地的人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辞旧迎新。拼版照片显示,左一图:这是2018年12月29日在埃及开罗拍摄的尼罗河上的船夫(新华社记者孟涛摄)。左四图:这是2018年12月26日拍摄的卡通人物在日本东京展示的汉字“九”(新华社记者杜潇逸摄)。

  元旦假期,安徽省合肥市城隍庙市场上琳琅满目的年画、红灯笼等新年饰品吸引众多市民选购。新华社记者张端摄1月1日,市民带着孩子在合肥城隍庙市场选购新年饰品。

  这是12月31日在江苏省南京市夫子庙景区拍摄的雪景。近日,我国多地迎来降雪,雪后的中国古典建筑别有韵味。新华社发(方东旭 摄)这是12月31日在江苏省南京市夫子庙景区拍摄的雪景(无人机拍摄)。

  12月31日,汽车行驶在西湖景区杨公堤的一座桥上(无人机拍摄)。自12月30日起,浙江省大部分地区出现降雪,杭州市西湖景区银装素裹,呈现独特的韵味,众多市民和游客纷纷来到湖边赏景。

  冬日里的青海湖,结冰的湖面犹如一面银色镜子,在纯净的蓝天、洁白的雪山和赭石色枯草的映衬下,形成一幅动人的风景画。新华社记者 吴刚 摄这是12月30日拍摄的青海湖(无人机拍摄)。

  当日,第十一届喀纳斯冰雪风情旅游节暨泼雪狂欢节在新疆禾木雪乡盛大开幕,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齐聚于此,共享冰雪乐趣。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1月1日,在新疆禾木雪乡,一名当地居民驾驶马拉爬犁。

  元旦假期,安徽省合肥市城隍庙市场上琳琅满目的年画、红灯笼等新年饰品吸引众多市民选购。新华社记者张端摄1月1日,市民带着孩子在合肥城隍庙市场选购新年饰品。

  为提升广大观众的参观质量,缓解故宫神武门外观众疏散压力和景山前街城市交通压力,故宫博物院于2019年1月1日开始,开放神武门外至东华门外的故宫城墙和筒子河之间的通道。为提升广大观众的参观质量,缓解故宫神武门外观众疏散压力和景山前街城市交通压力,故宫博物院于2019年1月1日开始,开放神武门外至东华门外的故宫城墙和筒子河之间的通道。

  为提升广大观众的参观质量,缓解故宫神武门外观众疏散压力和景山前街城市交通压力,故宫博物院于2019年1月1日开始,开放神武门外至东华门外的故宫城墙和筒子河之间的通道。

  新华社发(肖伟 摄)12月31日,在贵州省丹寨县县城,快递员王亚军把收到的快件带回快递公司。新华社发(王纯亮 摄)12月31日,福建省武夷山市的养路工人在国道G237线分水关路段清除路面冰雪。

  当晚,数以万计的市民来到南京九华山玄奘寺,参加这里举行的跨年撞钟活动。市民们排队撞响六和钟,辞旧迎新,祈福新年。新华社记者孙参摄12月31日,市民在玄奘寺“六和亭”前排队撞钟。

  12月31日,泰国民众在清莱府参加新年倒计时活动。12月31日,泰国民众在清莱府参加新年倒计时活动。新华社记者张可任摄

  12月31日,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人们头戴自制的防雨罩参加跨年庆祝活动。当日,纽约时报广场举行一年一度的跨年庆祝活动。当日,纽约时报广场举行一年一度的跨年庆祝活动。当日,纽约时报广场举行一年一度的跨年庆祝活动。

  2019年1月1日,新年阳光照射在江苏省盱眙县淮河水面上。当日是新年第一天,朝阳升起,万象更新。这是2019年1月1日在山东台儿庄古城拍摄的日出。当日是新年第一天,朝阳升起,万象更新。新华社发(高启民 摄)

  旅客们在一块心形的展板上贴上红心,写下自己的祝福,迎接即将到来的2019年。

  30日,在奥地利维也纳金色大厅,德国指挥家克里斯蒂安·蒂勒曼指挥维也纳新年音乐会预演。